奥运会迟到一年 中国体育“应变”

  职业生涯暮年运动员变数大 项目竞争格局变化难预测
  奥运会迟到一年 中国体育“应变”

  北京时间3月24日晚,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达成共识,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日期推迟到2020年以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奥运会赛期的推迟,将完全改变运动员的训练、备战计划和比赛节奏。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很多年龄处于竞技生涯“坎儿年”的运动员甚至会因此而退役,变更人生坐标。另一方面,与奥运设项相关的诸多赛事的预选赛、资格赛,乃至热身赛的时间计划、举办地等都会有所改变,甚至会影响到国家的奥运奖牌战略和奥运会奖牌榜上的国际体育格局。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命运,也改变了体育,改变了世界。

  为再上领奖台

  老将难说放弃

  以中国奥运健儿为例,特别是对那些有可能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取得突破的运动员,或者希望在职业生涯暮年再实现一次站在奥运大舞台梦想的选手们来说,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将会让他们有一种心灵上的震动、感慨和无奈。

  相信从得知东奥会延期消息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内心就开始了纠结和抗争——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来年的身体和竞技状态能否还能达到为国征战的指标?

  处于职业生涯暮年,几乎肯定会是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有好几位。比如出生于1988年的国乒队长马龙,持奥运会男单卫冕冠军之威名,虽然已不再年轻,但若东奥会如期举办,他依然是国乒男单项目上的领军者。可乒乓球这个项目在国内的竞争实在太过激烈,谁能保证延期情况下在重新举行的“直通东京”选拔赛中,又年长一岁的“龙队”能冲出重围?

  樊振东也是参加奥运会的重要人选,可还有稍微年轻一些的许昕,更小的林高远、王楚钦呢。马龙如果不能经受住延期一年的考验,难道会应验奥运会男乒冠军无法蝉联的所谓“魔咒”?

  再来看中国女排的“北长城”颜妮,这位1987年出生的副攻手,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为中国女排第三次赢得奥运会冠军立下赫赫战功,并在2019年的世界杯上荣膺最佳副攻称号。本来,以颜妮目前的状态,她可以坚持到今夏为能够卫冕奥运会冠军而战,但东奥会的最新动态,使得多年征战伤病缠身的这位老将的地位变得微妙起来。

  与如日中天正处于当打之年的队友朱婷、张常宁、袁心玥不同,届时34岁的颜妮还能否继续出现在奥运会的大舞台上,真的很难预测。与颜妮遇到差不多问题的还有1990年出生的丁霞和刘晓彤,她俩也都是中国女排获里约奥运会和2019世界杯冠军的功臣,一直在为自己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而坚持。

  苏炳添,1989年出生的黄种人短跑第一人,第一位在百米竞逐中打开十秒大关的真正意义上的亚洲人,他的梦想就是再参加一次奥运会。遗憾的是,现在苏炳添的竞技状态已经在下滑,达到奥运会参赛标准并不容易,而再拖一年的话,恐怕前往东京的梦想真的就会变得难以实现。

  同样出生在1989年的里约奥运会羽毛球男单冠军谌龙也面临着抉择。作为目前在奥运积分赛上排名最高的中国男单选手(第六位),他可以作为中国第一男单征战东京奥运会。赛事延期后,如果世界羽联和国际奥委会重新修改积分规则或是有其他的参赛资格规则变化的话,谌龙现在也是处于一个竞技状态不断下滑的状态,未来的一年对于这位老将来说也会是未知的一年。

  好在,按照诸多国内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惯例,以上提到的这些老将大多是以2021年全国运动会为退役节点的。他们在国内国际赛场上依然会有较强的竞争力,谁也不甘掉队,谁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奥运梦想。只要坚持训练,达到参赛的硬性指标,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是中国奥运代表团中的夺金希望所在。

  竞争格局变化

  对项目有利有弊

  推迟一年举行奥运会,很多项目上的竞争格局会因参赛运动员的变化而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与此同时,国内的各项奥运会选拔赛、资格赛的日程也会产生各种变动,很多事情都是目前难以预测。

  以中国游泳队为例,原定于4月初进行的全国冠军赛暨奥运会选拔赛已经有了在5月重启的计划,但随着奥运会赛期的变化,中国泳协和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也会有充足的时间来重新进行安排。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讲,中国游泳队的夺金点主攻男子仰泳的徐嘉余(1995年出生)、女子混合泳的叶诗文(1996年出生)即使到了明年他们也依然是当游之年,叶诗文的主要对手匈牙利的霍斯祖(1989年出生)却是又老了一岁。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